今日的挑战并非是盲目的创建一个国家、企业。这是为了一个高速连接的世界而重新构思的新体系。谋求一个道德优势是建设性的资本主义的测试。Google做到了。而中国就像迪拜,俄罗斯和以前的特大企业一样,并没有成功。近日,Google退华事件引来各方评论,有技术方面的,政治方面的,当然也有商业方面的,Havas Media Lab的主管Umair Haque也在哈佛商学院评论网站上发文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为节选翻译:

一座丘陵,一个峡谷,和一个云雾缭绕的山峰。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倾斜的字母“M”。那就是有利地位新的形状。而最近Google与中国的小冲突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边是资本主义工业时代;另一边,则是下一代资本主义的有利地位。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鸿沟,将其明显的区别开来的。

对垄断和完全控制的追求那已经是上一时期的优势,但中国仍像激光束般盯着这些。中国的这些行为是商学院教科书上的经典黑色艺术。通过大量的分配,大量的诉讼,更强的排外性,廉价的快速消费品,庞大的现金储蓄,导致了优势的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