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来源:哈佛商学院评论网站
今日的挑战并非是盲目的创建一个国家、企业。这是为了一个高速连接的世界而重新构思的新体系。谋求一个道德优势是建设性的资本主义的测试。Google做到了。而中国就像迪拜,俄罗斯和以前的特大企业一样,并没有成功。近日,Google退华事件引来各方评论,有技术方面的,政治方面的,当然也有商业方面的,Havas Media Lab的主管Umair Haque也在哈佛商学院评论网站上发文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以下为节选翻译:

一座丘陵,一个峡谷,和一个云雾缭绕的山峰。闭上你的眼睛,想象一个倾斜的字母“M”。那就是有利地位新的形状。而最近Google与中国的小冲突就是最好的例子。

一边是资本主义工业时代;另一边,则是下一代资本主义的有利地位。二十世纪和二十一世纪的鸿沟,将其明显的区别开来的。

对垄断和完全控制的追求那已经是上一时期的优势,但中国仍像激光束般盯着这些。中国的这些行为是商学院教科书上的经典黑色艺术。通过大量的分配,大量的诉讼,更强的排外性,廉价的快速消费品,庞大的现金储蓄,导致了优势的增加。

但是目前的优势所在已经改变了。道德优势成为了新的有利地位。这无关于是否获得更多,这关乎做的更好。这无关于出口保护策略,向消费者和生产者施加 压力,让他们买这买那。而这是关乎让人民,群众,社会真正的富裕起来。这无关于不关心他人,而是关乎关爱的更多。这无关于无情冷酷,而关乎真诚、可靠。

这才是Google不愿被中国的政策玩弄的原因。道德优势并不仅仅可以打造更强的品牌、让诚信度更高。还能为打造更好的组织,市场和经济立下基础:

  • 更强的商业,更多没有被工作所麻木的热情的群众。
  • 更强的目标,为了更高的需求而奋斗,而不是降低目标。
  • 更强的战略,对二十世纪类的高压政策和边缘政策有更大的反弹力。
  • 能创造更有意义的价值。
  • 更强的管理,更着重于长远利益。
  • 能选择更好的投资者——诚信的,忠诚的长期投资者,而不仅仅是为了快速赚钱的投机者。
  • 更强的经济,而非使经济衰退,这可以让人们享受一个更诚信的繁荣的社会生活。

二十世纪的优势能让中国造就一些诸如微软、福特和Gaps这样的企业(一些工业时代的企业,生产一些工业时代的产品,并按工业时代的规则经营)。我们现在知道这些故事的结局了,因为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经济,政治,社会和自然世界停滞的年代。

Google的成功在于他的企业文化中道德占有优势。而对某些事物妥协对于Google伤害巨大:诸如品牌,战略,引起内讧,企业价值的降低。而更 严重 的是,它让Google陷入竞争的恶性循环。Google应该更多的参与政府招标,还是做一个类似于百度那样的国家拥护的冠军?

道德方面的优势有可能是优势的最终成因。这是为什么更好的分配、产品、市场、定价形成的原因,而这些正是优势产生的直接原因。Jim Chanos的投资报告说到:离开道德优势,我们无法创造新的企业价值,而旧的企业价值不是长久之计。

是时候来改朝换代了。今日的挑战并非是盲目的创建一个国家、企业。这是为了一个高速连接的世界而重新构思的新体系。谋求一个道德优势是建设性的资本主义的测试。Google做到了。而中国就像迪拜,俄罗斯和以前的特大企业一样,并没有成功。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