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学生罢课和“占中”运动如火如荼之时,在中国内地,零零星星透过来的一些消息也在网上引起了喧嚣。

为什么说消息是“零零星星透过来”的?在此前的东网专栏中,我曾多次写到过,香港的政治新闻,如“七一游行”“六四烛光晚会”“占中”“普选”和其他争取民主的活动等等,早已成为中共宣传管理系统(包括报纸和网络)的一级敏感词,远远超过“台独”“民进党”等过去传统的政治敏感词。对有关香港的消息,网络及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管控得极其严厉,删帖者手起刀落,干脆利落,非常之快。在网络和社交媒体上看到比较及时和全面的香港消息,现在并不是那么容易。中共相关机构在内部传达时也多次表示,香港问题现在比台湾问题更严重,因为“背后有西方敌对势力”在操控,“亡我之心不死”的英美等国要在香港这块自由之地挑起“中国的颜色革命”。自然,以愚民和封锁消息为己任的中共防火墙是不会让“不能辨别是非”的民众看到香港有关消息的。

你不能不承认中共多年来屏蔽外来自由信息及愚民教育所取得的成功。现在的80后、90后年轻人,一是根本不知道也不关心外界发生了什么事,特别是与政治有关的事;二是即便知道了,也没太多兴趣去了解,因为“与自己关系不大”。在“占中”已经发生了一整天时,看着辗转发出来的有明显繁体字和香港标志性建筑的图片,微博、微信上很多内地年轻人还在问:“这是哪儿?发生什么事了?”而且这样的年轻人所占的比例还相当之大。在一个以年轻记者为主的内地媒体社交群里,很多人附和着这样的评论:“这些人吃饱了撑的。”“香港这个孩子被乳娘喂养了一段时间,现在指着亲娘说亲娘的种种不好。”而在香港高校的一个内地在校研究生群里,一名学生说:“他们占中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如果是香港居民,他们可以参与,我们纯粹是局外人,掺和个啥。”还有内地学生马上附和表态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受高等教育,靠自己努力找到好工作,家人都生活安稳幸福,我很感激这个国家不断发展带给我的所有。我们要常怀感恩之心,(不要去闹)。”

这就是现在中国内地年轻人的普遍想法。你要怎样去辩驳呢?面对这样的言论,我有时几乎说不出话来。这些孩子一点都不笨,但是他们就是在中国内地长期被信息屏蔽的环境里长大,对外部世界发生的事件前因后果根本不了解,也不想去了解或没兴趣去了解,而且因为从小接受的就是中共绝对“政治正确”的教育,“听话”已成他们的本能,他们先验地认为政府(在他们的概念里党就是政府)永远都是对的。在这样的事件上,你说他们冷漠吧,他们自觉主动地帮助中共辩护起来,还是热情似火的;你说他们有激情吧,可是有时他们的无知真是让人扼腕叹息。当然这也不怪他们,他们的“无知”,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而是中共强大的愚民和奴仆教育造成的,要让他们对事件的认识和思维从头开始,乃至脱胎换骨,何其之难!

我曾试图与其中一个年轻人讨论:“如果今天香港人不反抗、不争取,很可能若干年后,你到了香港去,上网也要翻墙;而香港人所能看到的报纸,都变成了人民日报。”他说:“党并未封锁你获取信息的权力,你还可以翻墙,党并没有封杀你翻墙的权力。当然你获取信息之后,并不表示你有大肆传播这些信息的权力。”

我再次无言以对。我很想问他,自由地获取信息本来就是每一个人应有的权利,我为什么非要翻墙才能看,而且还要感激他没有封杀我翻墙?事实上他们不是没有封杀我翻墙,而是不断地在阻挠、屏蔽各种网址,不断地删除、封锁各种翻墙软件。当然,我知道,在他多年来已经形成的始终为党辩护的思维定势中,和他说再多也是徒劳的,于是只好缄默。

这是何其可怕的无知和冷漠。中国内地这样无知和冷漠的年轻人也许不是全部,甚至不是大多数,但是,这至少表明,对这一部分人的启蒙和重新教育,将是一个异常艰巨的任务、一次异常艰苦的过程。

http://www.botanwang.com/node/29085
来源: 东网
作者: 东步亮

分享家:Addthis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