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老家一个大爷打电话给我:我侄子想买房,你是学经济的,你觉得这房价接下来还会不会再涨?我告诉他我不懂,他说:你少给我装,街上开出租的都能说出来个一二三,你一个学经济的研究生你不懂?房地产公司又不是你家开的,今天你必须给我说出来个道道儿。我只好跟他讲:这个真说不准,得看政府,如果政府收紧银根,房价就不可能涨;如果政府扩张货币,房价必涨无疑。我在那儿费劲吐沫白活了一个小时。过不几天,有话传到我耳朵里:经济学是啥狗屁专业啊,净瞎拽词儿,讲啥流动性佛里德曼,讲了半天说要看政府,看政府我还用问你!

和外行谈专业是件很愚蠢的举动。周围朋友很多是理工男,只有我是学经济的。在金融男眼里,理工男太猥琐;在理工男眼里,金融男太装逼。一日,大家饭聚,某理工男讲了个调侃经济学家的段子:两名经济学家散步看见一坨屎,甲对乙说你吃下去我给你一个亿,乙吃了,过会儿觉得恶心,这时恰好又看见一坨屎,乙对甲说你吃了吧刚才的一个亿算还了,甲吃了。然后大家都觉得吃亏了,去找导师,导师激动异常:你们吃了两坨屎,却为国家贡献了两个亿的GDP!讲完这个段子,一桌人拊掌绝倒,我默不做声。旁边的哥们冲我笑道:你们经济学真是出人才。我急了,一掌拍在桌子上:你们懂个屁!GDP是国内生产总值,按生产算懂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