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七月

当中产成了愤怒的小鸟

去年的时候,一位我尊敬的兄长向我描绘蓝图:“当高铁全部铺好以后,这个速度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从北京出发,到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会在6个小时内到达。整个国家成了一个棋盘,这对中国的改变会有多大?”这两天再看他,脸上的表情已经让我不忍提起这个话题。

酝酿这篇稿子的时候,一个朋友在MSN上问我:“请教:各种失望无助怎么办?”

这两个朋友,都被各种调查机构归入中产阶层的行列,他们被“723”动车追尾事故深深地震撼了。

当年的三聚氰胺事件举国震惊,但中产阶层表现出更多的是义愤,他们会给自己孩子买更好的奶粉,去趟香港也不是什么难事。“地沟油”等各种有毒食品出来的时候,他们隐隐有担忧之色,但更好的餐厅可以规避这个问题。所以他们还可以理性地探讨问题,在各类愤青言论中,中产阶层扮演者温和理性的角色,他们既对出身的那个阶层抱有同情,也对政局持有尽量的理解,这个阶层实际上是社会的一道减压阀。

7月22日,41人殒命京珠高速的大客车,我看到各类声音只是惊呼了一下,公路上的车祸太多了。但当7月23日,动车追尾脱轨,我看到一个人群的表情写着失望和恐惧…

中国这辆“和谐号”动车将驶向何方?

作者:十年砍柴

今天,我在新浪发了一条微博:

“腐败恐怖主义初期,中产者似乎不用担心。你不用下井挖矿也不用去流水线上打工,因此不需要担心矿难和生产事故。腐败恐怖主义发展到中期,多数人就无法置身于外了,你得坐火车坐地铁你得开车经过大桥,你住的房子质量无保证,你得去超市购买食物。发展到晚期特权者也不能远离“恐怖袭击”了。(“腐败恐怖主义”一词是我从@华山2009 那里首次看到)”

这条微博创了我开微博以来转发和评论的记录。公众对这贴微博的关注,我想不仅仅是因为温州境内动车脱轨造成的巨大伤亡,而是由这场灾难引起的恐慌和焦虑。在十年前,我们听到的多是矿难、生产车间爆炸、黑煤窑那样的人道主义灾难,对于生活在城市里的白领来说,似乎离自己很遥远。可近几年来,灾难离所有人包括城市白领和中产者越来越近了:楼房突然倒塌,闹市中的大楼被易燃保温材料烧毁,路面吞噬汽车,卡车压塌桥梁,地铁电梯逆行,食品安全警报频传。。。。。。

而动车脱轨事故,是所有灾难中,最具有隐喻意义的了。

事实上,对于今天中国的当国者来说,没有一个词比“和谐号动车”更能精确地表达他们的勃勃雄心:中国,是一辆高速而和谐的动车…

关于赖昌星

在闽南一带,赖昌星的名声至今不错。他贿赂?但中国官员难道不是这鸟样?他漏税?中国税全世界第二,肥了谁?相反要不是当年他走私,谁能享用到低价成品油?政府没责他却有罪?据说他巅峰时,走私漏税额竟达到惊人的GDP的1%,而期间竟然没走私毒品,也没炒地炒房,这叫道德!

赖昌星,身矮略胖,曾经是晋江人的骄傲,每个家庭都必备一本他的自传,没错这个人就是赖昌星,他在的时候晋江1升石油1.5元,一瓶煤气20元,而如今… 他在的时候帮助家乡建了多少慈善事业,用卡车载钱回家发给老人(后来直接超过55岁的老人每月可以找他领钱)。而如今我们能得到什么,只是得到物价上涨。

其实赖昌星也是中国特色的牺牲品,最可恨的是那些贪官,手中握着权利,口中喊着为人民服务的口号,背地里却干着权钱交易的肮脏勾当。想想看,现在中国还有多少企业家能够经得起政府查的,但是他们也是无可奈何啊,当今部门,无钱不办事,有钱乱办事,逼的一个个正经生意人都跟他们同流合污…

十年前我很痛恨赖昌星,觉得丫偷税漏税占国家便宜。十年后的今天,在这个郭美美等人频出的年代,我觉得丫一没哄抬楼市,二没污染水源,三没强制拆迁,四没生产毒奶粉,五没造能让车压垮的大桥,六没把捐款揣自己兜里对不对?丫还有力地打击了高油价。丫就是个杯具啊。 我怀念2块1的油价…

HTC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昨天晚上三点多在床上玩手机,突然发现G7有一样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的功能——心率测量。我百思不得其解,这么个玩意居然有这种传感器?第二天在校内上不耻下问,各路大虾纷纷过来献丑,“跟睾丸鞘膜积液透光实验差不多”、“怀疑是投射光线波动”、“跟监护仪的血氧饱和度一个道理”、“脉拍による、血流の微妙な変化をカメラで捕らえ”……各种答案应有尽有。当然这些愚昧的回答,是不能让我满意的。下午回家时,就此问题特意去了路边的手机店咨询专业人士。

手机店不大,而且有点乱,我的G7就是在这儿买的。柜台上熙熙攘攘的挤着各种NOKLA、AirPhone、MoTuo。只有老板在。老板皮肤微黑,沿海五官。

老板很热情,“上次买的G7好用吧?”一口浓重台湾腔,很明显他还认得我。

直奔主题吧,我跟老板提出了那个困扰了我一天的问题。

老板没有回答我,抬头看了看窗外。

“战争要爆发了。”

“老板也关注南海啊?”我客套了两句,心想战争爆发关你屌事。

老板坐下来,重新泡了一壶铁观音。茶叶卷曲、厚重,墨绿色,带白霜。应该是安溪产的西坪茶,看来老板赚得不错。

“不是南海,是大陆。”老板一边说,一边给我递了一杯茶,“请。”

“谢谢。”我只想让他快点告诉我答案。我还得赶紧回家收衣服,快下雨了…

记得高中化学的铝热反应吧?这下知道这个实验为啥不让做了……

实验注意事项

1.铝热反应有一定的危险性,如果没有较好有效的防火和耐高温措施,不适合在家里或房间里做该实验,否则容易造成化学烫伤,化学爆炸等事故。如果对铝热感兴趣,可以选择室外或者安全的有防火措施的房间进行实验,并建议用氧化铁作为金属氧化物,并严格控制反应物量的大小,建议铝粉可稍微过量,以使金属氧化物完全反应。在使用镁条时请注意,镁条必须打磨光亮或酸洗以除掉氧化膜,并且要10厘米左右,太短热量不够,太长燃烧时间太长,并造成浪费。不能在承接容器中加水,否则水高温分解的氢气会产生化学爆炸。切忌在反应物附近放可燃物,易燃物或玻璃等易爆物品。当用氯酸钾作氧化剂时,切不可加大剂量,否则会引起物理爆炸和化学爆炸,在点燃反应物之前,先撤离周围人员,并保持一段距离。
在点燃镁带时,可使用高温打火机,喷火枪或酒精灯。发现镁条逐渐变黑和闪火星时,说明镁条已经吸收了够多的热量,马上要燃烧了,这时要继续加热,并准备撤离。点燃镁带后,要赶快离至适合的距离,实验者必须戴墨镜或防强光的设备观察实验现象,以防止被铝热反应的强光灼伤眼睛。绝对不允许在反应物旁观察反应现象。反应时,会有900~1500℃的高温的金属熔融物喷出,这时要隔离周围人员,不得靠近。反应结束后,不可用水浇灭,要等其自然冷却。
进行反应时,容易造成剧烈反应的金属氧化物,如二氧化锰等,建议不要用相机进行拍摄,如需拍摄分析,最好用耐强光的镜头,或在镜头上装上黑色胶片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