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十二月

如果将发生战争,我们如何储备必须物资

没有食物,一个人可以生存1-2个月;但是没有水,生命最多只能支撑10天。一个成人在正常情况下日消耗2-3升水,限量供应下一天至少需要500毫升水。(大瓶可乐为1.25升,冰红茶为500毫升,缺乏量具时可代替使用。)
水不用在战前储备,可以在战争爆发,确定所处环境即将缺水时储存。届时把家中所有可以存水的大型器皿全部盛满水(黑色、很结实的塑料袋也可以存水,注意把袋口封好,避光储存),并采取定量供应,有机会就外出采水。

净水设备
当今城镇附近的水源基本上都是被污染的,在特殊时期更为如此,因此净水设备在战时为必须,具体物资为:
明矾、漂白粉、纱布口袋、沙、木炭、大小不一的鹅卵石、过滤桶(用烧红的金属条在塑料水桶底部钻孔可代替过滤桶,小心别烫到手)。
户外采集的水需要沉淀、过滤、消毒、煮沸才能饮用,以上列出的物资可以满足净水的全部过程,价格便宜,并且在各地都能买到。
取水后,先投入明矾粉末搅拌(比例为每升水0.5克或每立方水500克),然后静置沉淀一夜(如果等水用,也可在两小时内目测沉淀过程是否完成)。
第二个步骤是过滤。先把沙装进纱布口袋内,放在过滤桶底部,全部盖住出水口,上置大小不一的木炭颗粒,再依小至大安放鹅卵石,倒入沉淀过的水(沙、木炭、鹅卵石都应覆盖5-10厘米)。
在完成过滤的水中按每立方水10克的比例加入漂白粉消毒,搅拌溶解后安置10分钟。此时的水相当于自来水,如饮用就应当煮沸。生活用水可以循环使用,不要轻易倒掉。…

应试教育毁掉中国未来

儿子正在读高二,考了一道历史题:成吉思汗的继承人窝阔台,公元哪一年死?最远打到哪里?儿子答不出来,我帮他查找资料,所以到现在我都记得,是打到现在的匈牙利附近。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美国世界史这道题目不是这样考的。

它的题目是这样的: 成吉思汗的继承人窝阔台,当初如果没有死,欧洲会发生什么变化?试从经济、政治、社会三方面分析。

有个学生是这样回答的:

这位蒙古领导人如果当初没有死,那么可怕的黑死病,就不会被带到欧洲去,后来才知道那个东西是老鼠身上的跳蚤引起的鼠疫。但是六百多年前,黑死病在欧洲猖獗的时候,谁晓得这个叫做鼠疫。

如果没有黑死病,神父跟修女就不会死亡。神父跟修女如果没有死亡,就不会怀疑上帝的存在。如果没有怀疑上帝的存在,就不会有意大利弗罗伦斯的文艺复兴。

如果没有文艺复兴,西班牙、南欧就不会强大,西班牙无敌舰队就不可能建立。如果西班牙、意大利不够强大,盎格鲁— 撒克逊会提早200年强大,日耳曼会控制中欧,奥匈帝国就不可能存在。

教师一看,说:「棒,分析得好。」,但他们没有分数,只有等级A,其实这种题目老师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可是大家都要思考。

不久前,我去了趟日本,日本总是和我们在历史问题上产生纠葛,所以我在日本很注意高中生的教科书。…

利用GFW来防止DDOS攻击

今天在网上看到一篇防DDOS的文章,很有意思,转载学习一下: It’s a easy way to prote […]

感谢国家,在六级考试前给我带来如此优秀的听力练习材料。

“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
铭记这载入史册的一刻!!!

诺委会主席亚格兰德演讲全文
Award Ceremony Speech
Presentation Speech by Thorbjørn Jagland, Chairman of the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 Oslo, 10 December 2010.

Your Majesties, Excellencies, 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 has decided to award the Nobel Peace Prize for 2010 to Liu Xiaobo for his long and non-violent struggle for fundamental human rights in China. The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 has long believed that there is a close connection between human rights and peace. Such rights are a prerequisite for the “fraternity between nations” of which Alfred Nobel wrote in his will.”

This was the first paragraph of the Norwegian Nobel Committee’s announcement on the 8th of October of the award of this year’s Peace Prize.

We regret that the Laureate is not present here today. He is in isolation in a prison in north-east China. Nor can the Laureate’s wife Liu Xia or his closest relatives be here with us. No medal or diploma will therefore be presented here today….